• <table id="aymgc"></table>
  • <table id="aymgc"></table>
  • <td id="aymgc"></td>
  • <xmp id="aymgc"><table id="aymgc"></table>
    <li id="aymgc"><button id="aymgc"></button></li>
  • <table id="aymgc"><li id="aymgc"></li></table>
  • <li id="aymgc"><button id="aymgc"></button></li><li id="aymgc"></li>
  • <table id="aymgc"><li id="aymgc"></li></table>
  • <td id="aymgc"></td>
  • <table id="aymgc"></table>
  • 手機站廣告聯系

    工傷賠償標準網

    人社十大工傷案: 翻窗/墜亡/腰間盤突出/互毆/請假看病猝死...

    來源:工傷賠償標準網 作者:admin 人氣: 發布時間:2023-05-10
    摘要:目 錄 一、工作時間高空墜亡,是工傷嗎? 二、員工翻窗進入更衣室時不慎摔傷,也能認定工傷? 三、晚班員工用餐后倒地,傷情如何甄別? 四、職工請假看病后返回家中死亡,是否受工傷保護? 五、建筑工人發生事故傷害由誰承擔工傷保險責任? 六、職工家中死亡

    目    錄

    一、工作時間高空墜亡,是工傷嗎?

    二、員工翻窗進入更衣室時不慎摔傷,也能認定工傷?

    三、晚班員工用餐后倒地,傷情如何甄別?

    四、職工請假看病后返回家中死亡,是否受工傷保護?

    五、建筑工人發生事故傷害由誰承擔工傷保險責任?

    六、職工家中死亡,加班事實的認定要合法合理

    七、工作時間受到暴力傷害都能認定工傷嗎?

    八、這個腰椎間盤突出不是工傷

    九、摔倒后繼續工作會不會影響工傷認定

    十、工作時間、工作崗位突發疾病算工傷嗎?

    工傷賠償是怎樣的???戳此:智能AI工傷計算器自助秒算賠償!

    工傷賠償標準網(www.islabarros.com)專業工傷、專注工傷    工傷就上工傷賠償標準網你的賠償超乎你想象! 深圳及其周邊地區免費咨詢微信:gspc12333。 到店免費計算工傷賠償送禮品!地址:深圳市龍崗區龍城街道龍崗大道2002號千百年商業大廈17樓(愛聯地鐵站A出口即到)


    一、工作時間高空墜亡,是工傷嗎?

    案情簡介

    職工孔某系某公司機修工,2021年11月2日下午2時25分許,孔某與機修班同事一起至公司樓頂打掃衛生完畢后,其余同事均返回公司休息室休息,孔某獨自留在樓頂,期間從樓頂墜落?啄乘歪t搶救無效,于當日死亡。死亡原因記載為:創傷性呼吸心跳驟停。后公司提出工傷認定申請。

    爭議焦點

    孔某從樓頂墜落是否工作原因所致?

    案件結論

    2021年12月29日,某市(縣)人社局作出《不予認定工傷決定書》。

    評析意見

    《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一)項規定:職工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場所內,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傷害的,應當認定為工傷。

    本案經調取視頻監控,2021年11月2日14時10分左右,孔某和機修班其他工友一起到機修班的衛生區樓頂打掃衛生。14時17分許,打掃工作完畢,除孔某外其余人員均下樓到休息室休息等候維修通知。孔某獨自逗留樓頂,監控顯示其有轉悠、玩手機等行為。14時25分許,孔某將手機放在口袋里,雙手握住護欄欄桿,將頭伸到護欄外,從樓頂墜落。

    孔某日常工作為機器修理、打掃衛生,事發時打掃衛生的工作已經結束,其翻越欄桿的行為與工作無關,不屬于工作原因,不符合《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一)項規定的情形,不予認定工傷。

    啟示與思考

    工作時間職工在單位受到事故傷害,在許多人的認識中會覺得那就是工傷。但是,法律清晰地規定了“工作時間、工作場所、工作原因”等“三工”因素,三者缺一不可?梢,平常的習慣認知或經驗主義并不必然就代表了法律規定。任何時候,無論個人還是單位,多了解一些法律知識都是有益的和有用的。 

    二、員工翻窗進入更衣室時不慎摔傷,也能認定為工傷?

    案情簡介

    張某在某公司窯務車間從事裝窯工作。2021年1月9日,張某下班后因公司公共浴室不能供應熱水洗澡,試圖拎熱水翻窗進入更衣室擦拭身體,翻越窗戶時不慎摔跤導致受傷。張某申請工傷認定,公司稱張某系圖方便采取翻窗方式抄近路進入更衣室而摔傷,不是工作原因受到事故傷害。

    爭議焦點

    1.張某下班后擦拭身體是否屬于收尾性工作?

    2.張某翻窗進入更衣室的行為,其風險與責任是否應由公司承擔?

    案件結論

    根據《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二)項之規定認定為工傷。

    評析意見

    經調查核實:張某所在車間因燒窯工藝的生產要求,溫度較高、灰塵較大,該車間工人下班后均需洗澡或擦拭身體。公司雖然在廠區內設置了公共浴室,但僅配備了太陽能熱水器,在冬季不能持續穩定地供應熱水。工人或回宿舍洗澡,或在更衣室(位于窯務車間內東北角)擦拭身體。

    窯務車間燒窯時需處于較高溫度,冬季為減少熱量流失會關閉與更衣室相鄰的北門。工人打完熱水后,若不翻窗進入更衣室,就需要從車間北門繞車間半圈到車間南門,再由南向北穿過整個車間至東北角的更衣室。據測算,期間需拎著熱水桶多走五百多米路。因此,工人一般采取翻越窗戶的方式進出更衣室。調查中還發現該窗戶下放置了電纜盤用來墊腳以方便翻窗。

    公司明知工人翻窗進入更衣室的情況,未通過改善公共浴室供熱水的方式方便工人下班后洗澡,未采取在窗口張貼危險警示標志、口頭或書面告知方式對工人翻窗行為進行管理,也未開辟安全到達更衣室的便捷通道,不但疏于管理,還持放任態度。

    張某因車間高溫、多塵的環境需要在下班后洗澡或擦拭身體,屬于與工作有關的收尾性工作;其翻窗行為在客觀上與公司熱水供應設施不完善、日常管理不到位等因素密切相關。綜合以上情況,應當認定為工傷。

    啟示與思考

    日常生產經營中,用人單位在對職工行使管理權的同時,也負有加強安全生產、改善工作環境、重視勞動保護、健全規章制度的義務。對于工作場所,要持續排查風險隱患,發現問題即行即改;對于員工需求,要給予積極回應和主動關心。從心到行、雙管齊下,既能從源頭上降低工傷事故發生,也能更大程度激發員工凝聚力,為企業發展提供助力。反之,不但容易觸發工傷事故,企業也將因此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三、晚班員工用餐后倒地,傷情如何甄別?

    案情簡介

    孫某為某公司職工,從事品檢工作。2021年3月25日,孫某上晚班。當晚11時,因孫某與同事在單位食堂吃完夜宵后久未返崗,同事在單位各處尋找后發現孫某倒在某過道中。120送往醫院搶救,孫某被診斷為腦干出血破入腦室。28日13時,孫某經搶救無效死亡。孫某家屬主張孫某系因摔倒繼而頭部受傷導致腦干出血,提出工傷認定申請。

    爭議焦點

    孫某腦干出血是否因倒地受傷所致?

    案件結論

    孫某死亡不符合《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十五條認定工傷或視同工傷的情形,不予認定或者視同工傷。

    評析意見

    《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一)項規定“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場所內,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傷害的,應當認定為工傷”。本案中,孫某家屬主張孫某系因摔倒繼而頭部受傷導致腦干出血。顯然,家屬認為孫某是先摔倒,后腦干出血,再導致死亡,前后有因果關系,應當對照《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一)項來認定。但是,孫某家屬不能提供明確的證據以證明孫某腦干出血系摔倒造成。同時,孫某在過道倒地時也無目擊證人和監控視頻。

    據此,工傷認定機構根據案件調查需要,委托醫療鑒定專家小組進行了因果關系鑒定。經鑒定,確認醫院診斷中所述的腦干出血系孫某自身疾病導致,不符合《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一)項規定的情形,同時也不符合視同工傷情形。

    啟示與思考

    工傷認定程序中,通過因果關系鑒定,對事故傷害與自身疾病進行甄別區分是調查核實的需要,也是準確適用法律的要求。從職工個體來講,需要對自身健康和疾病預防更加重視;對用人單位來講,則應當注重職工錄職前后的體檢程序、入職后的工傷預防以及勞動健康教育,嚴格對照相關勞動法律法規合理安排職工工作時間、持續完善勞動保護措施,充分保障職工身心安全,讓職工安安心心來,健健康康回。

    四、職工請假看病后返回家中死亡,是否受工傷保護?

    案情簡介

    劉某在某公司擔任保安。2020年7月24日上午11:38,劉某因身體不適通過微信工作群向公司請假至市某三甲醫院看病。病歷載明:劉某主訴“胸痛3天”;醫院初步診斷“胸痛”。診治結束后,劉某于18:00左右返回家中休息。當晚22:00左右,劉某妻子發現其癥狀異樣,遂撥打120急救電話。經搶救無效,劉某于當晚23:38被宣布死亡,死亡原因描述為心臟性猝死。后劉某妻子提出工傷認定申請。

    爭議焦點

    劉某是否符合《工傷保險條例》第十五條第一款視同工傷的情形?

    案件結論

    經調查核實,不予認定或視同工傷。

    評析意見

    《工傷保險條例》第十五條第(一)項規定:職工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突發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時之內經搶救無效死亡的,視同工傷。本案中,劉某于上午11:38因身體不適向公司請假至醫院看病,其后經醫生診治出具診斷意見,劉某離開醫院回家,當天請假看病過程至此終結。劉某回家后,當晚22點左右出現暈厥無知覺情形,再至經搶救無效死亡,其在家中突發疾病時不處于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不符合視同工傷的情形。

    同時,本案中劉某家屬亦無證據證明劉某心臟性猝死是其當天下午到醫院所診治病情的直接發展,在缺乏醫療機構或其他有權部門出示證據的情況下,社會保險行政部門不予采信無依據的關聯性推測。故劉某死亡不應認定為視同工傷。 

    啟示與思考

    《工傷保險條例》第十五條第一項“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突發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時之內經搶救無效死亡的”的規定,考慮的是此類情況導致的死亡可能與工作勞累、工作緊張等因素有關,一定意義上是將工傷保險的保障范圍由工作原因造成的“事故傷害”擴大到了“疾病”范疇。

    伴隨保障職能的擴大,要做到工傷保險的可持續性,就需要在工傷認定的實踐中既考慮工傷保險的制度屬性,又考慮現階段國情特點并兼顧職工個人、用人單位、社會保險基金之間的利益平衡。

    對于“視同工傷”的認定進行嚴格把握,把包括工作時間、工作崗位、疾病突發性、死亡實時性或搶救連貫性等在內作為判斷的重要因素,不但是工傷認定需要準確適用法律法規的必然要求,也是通過限制認定擴大化,最大程度保障職工因工作受到事故傷害或患職業病時能獲得及時的醫療救治和經濟補償的客觀需要。 

    五、建筑工人無法確認勞動關系,發生事故傷害由誰承擔工傷保險責任?

    案情簡介

    2018年9月2日3時許,某建筑勞務公司安排車輛將余某等幾名建筑工人從南京一建筑工地送回蘇州一建筑工地,途中發生交通事故,余某受傷并于2019年12月7日死亡。《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認定司機魏某承擔事故主要責任。2019年7月30日,余某家屬提起訴訟,要求確認余某在發生交通事故時與某建筑勞務公司存在事實勞動關系。法院審理后駁回訴訟請求。2020年4月22日,余某家屬向當地社會保險行政部門申請工傷認定,要求確認余某遭受的交通事故傷害為工傷。

    爭議焦點

    余某與某建筑勞務公司沒有勞動關系,余某遭受交通事故傷害是否可以認定為工傷?

    案件結論

    余某受傷、死亡情形符合《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五)項及《江蘇省實施<工傷保險條例>辦法》第三十六條規定,應當認定為工傷。某建筑勞務公司不服工傷認定決定,2021年8月19日經二審法院審理維持工傷認定決定。 

    評析意見

    本案經調查核實:某建筑勞務公司承接了南京溧水、蘇州吳江工地項目的混凝土工程,將其中部分分包給了自然人吳某。某建筑勞務公司是經注冊的合規企業,具備用工主體資格;吳某是不具備用工主體資格的自然人;余某是吳某招用的工人,在上述兩個工地從事瓦工工作。2018年9月2日,余某在從南京溧水工地返回蘇州吳江工地的途中遭受交通事故傷害,后于2019年12月7日因顱內損傷死亡。

    《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五)項規定:職工因工外出期間,由于工作原因受到傷害或者發生事故下落不明的,應當認定為工傷!督K省實施<工傷保險條例>辦法》第三十六條規定:具備用工主體資格的用人單位將工程或者經營權發包給不具備用工主體資格的組織或者自然人,該組織或者自然人招用的勞動者發生事故傷害,勞動者提出工傷認定申請的,由具備用工主體資格的發包方承擔用人單位依法應當承擔的工傷保險責任,社會保險行政部門可以將具備用工主體資格的發包方作為用人單位按照規定作出工傷認定決定。

    綜合以上情形和法律規定,余某遭受交通事故傷害應當認定為工傷,工傷保險責任由某建筑勞務公司承擔。

    啟示與思考

    工程建筑領域,各類轉分包情況屢見不鮮。但是,不管形式如何變化,該要承擔的工傷保險責任一點也不能規避。

    2014年,人社部等四部門印發《關于進一步做好建筑業工傷保險工作的意見》,明確交通運輸、鐵路、水利等相關行業參照執行。

    2018年,人社部、交通部等六部門印發《關于鐵路、公路、水運、水利、能源、機場工程項目參加工傷保險工作的通知》,加大力度將各類工程建設項目中流動就業的農民工納入工傷保險保障。

    根據通知要求,各類工程建設項目在辦理相關手續、進場施工前,均應向行業主管部門或監管部門提交施工項目總承包單位或項目標段合同承建單位參加工傷保險的證明。

    需要指出的是,建筑施工企業按項目參加工傷保險是針對不能按用人單位參加工傷保險的職工特別是短期雇傭的農民工;建筑施工企業相對固定的職工,仍應按用人單位參加工傷保險。


    mfjsqm.png

    六、職工家中死亡,加班事實的認定要合法合理

    案情簡介

    錢某系某公司員工。2020年12月29日,錢某先到公司開啟熱處理爐,然后返回家中。當晚20時許,家人發現其倒在家中門廳地上,送醫搶救無效死亡,死亡原因為心源性猝死,醫院推斷死亡時間為當天下午18時。2021年3月4日,錢某家屬提出工傷認定申請,稱錢某系2020年12月29日在家中辦公做熱處理爐資料時突發疾病經搶救無效死亡。

    爭議焦點

    錢某是否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突發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時之內經搶救無效死亡?

    案件結論

    經調查核實,不符合視同工傷情形,予認定。

    評析意見

    錢某崗位職責為操作熱處理爐及記錄、整理數據資料。熱處理由機器控制,運行期間不需要人員管理。錢某工作安排為下午三四點到公司開啟熱處理爐對產品進行熱處理,待運行穩定后回家吃晚飯,然后再返回單位,工作時間彈性,不打卡。產品熱處理的信息由機器自動記錄,錢某負責將機器記錄的信息打印出來,根據公司出具的熱處理委托單整理之前的熱處理記錄數據。調查發現,公司對錢某完成一份數據資料整理的工作按照8小時加班計發加班工資,每月由錢某填寫加班申請單。

    調查中公司表示,錢某整理熱處理資料的工作可以在公司做,也可以回家做,事發當天公司未給錢某安排需要加急的工作任務。錢某家屬確認,工傷認定時提供的家中桌上資料照片為事后擺放后補拍,并非錢某發病當天拍攝,且拍攝的畫面僅為放置在桌面的相關單據、數據資料。

    綜合以上情況,錢某雖有將數據帶回家中處理的過往情形,但亦有本人填寫加班申請單、公司支付加班工資的過往事實。更為關鍵的是錢某發病時,無證據證明其正在處理數據資料。錢某的崗位職責沒有需要將數據帶回家中處理的規定,日常情形下其工作時間亦能保證數據處理要求。

    結合公司當天并未給錢某安排需要加急的工作任務及未有錢某申請加班的證據,僅憑推測確認錢某發病時處于加班狀態缺乏合理性。錢某未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突發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時之內經搶救無效死亡,不符合視同工傷情形。

    啟示與思考

    說到加班,大家都不陌生。通常意義上的加班是指根據單位安排或為完成某項工作任務,通過延長工作時間繼續從事崗位工作或單位指定的工作,地點一般是在單位內或單位指定的區域。但是,當“加班”成為職工方自行表述的自主行為,用人單位既沒有要求也不知情,這種情況下就需要職工方對具體加班的時間、地點、加班小時數、加班內容、加班成果等承擔舉證責任。

    通俗來講,就是需要提供能夠固定加班事實的直接證據。根據職工方提供的證據效力,有時還需綜合職工合同履行地、工作時間、工作崗位、工作任務、單位規章制度等多方面因素進行考量。

    還有一些特殊情形,比如根據勞動合同約定及公司員工手冊規定,員工加班應提前填寫加班申請單并進行審批備案,職工主張的加班未經過上述程序,職工方就需要同時舉證加班事實具備工作連續性、任務突發性、緊急性、必要性等。

    又比如,如果職工方能夠從過往加班時間、加班事實的量上證明用人單位長期存在超出工作的事實,在完成初步舉證后,根據事實認定的需要可能就會發生舉證責任倒置的情況了。

    七、工作時間受到暴力傷害都能認定工傷嗎?

    案情簡介

    薛某為無錫某環衛所員工,2021年4月15日,薛某與同事李某在工作時發生糾紛被打受傷。2021年5月31日,薛某以其在工作中被打傷為由提出工傷認定申請。

    經調查核實:薛某與李某同為環衛所員工,分別擔任不同路段保潔班長。2021年4月15日,李某因認為薛某散布了對其不利的言論,打電話質問薛某,雙方在電話中發生口角。后李某趕到薛某保潔地段,雙方發生肢體沖突,薛某受傷。經醫院診斷,薛某為“頭部損傷,多處挫傷,眼眶骨折”。2021年5月20日,薛某與李某經派出所調解達成協議,協議載明:雙方“因工作瑣事發生口角,后雙方發生肢體沖突并相互毆打……李某一次性向薛某支付賠償金,就此事雙方不再追究對方的法律責任!

    爭議焦點

    薛某受到的傷害是否因“履行工作職責”所致?

    案件結論

    2021年7月23日,某區人社局出具《不予認定工傷決定書》。薛某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本案經兩審,最終駁回了薛某的訴訟請求,維持人社部門不予認定工傷的結論。

    評析意見

    《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職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工傷……(三)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場所內,因履行工作職責受到暴力等意外傷害的……因此,認定“受到暴力等意外傷害”情形為工傷,需要同時符合工作時間、工作場所和履行工作職責三個條件。薛某受到暴力傷害系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場所無爭議,認定工傷的關鍵在于其受傷是否因履行工作職責。

    本案中,薛某與李某發生口角致相互發生扭打,薛某受傷,派出所調解協議載有“因工作瑣事”導致字樣。對照兩人實際工作,無論是保潔工作的崗位、負責的路段還是工作內容均各自獨立,在履行工作職責的范圍上沒有交集,也不存在上下級隸屬關系。概而言之,兩人工作職責并無交集。調解協議中載明的“工作瑣事”對應的是李某認為薛某散布了對其不利的言論。薛某在本次糾紛中的受傷與履行工作職責無關聯,故不認定為工傷。

    啟示與思考

    與通常意義上理解的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場所內,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傷害不同,因履行工作職責受到暴力等意外傷害發生的概率相對較小,在一般的認知上,相比事故傷害也更為復雜和不易辨別。

    通俗來講,一旦出現職工受到暴力等意外傷害,除了要看是不是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場所,還有很重要的一點就是看這個暴力傷害與職工履行崗位職責之間有沒有直接的因果關系。

    回到本案,之所以人社部門出具的《不予認定工傷決定書》結論正確,除了辦案機構周全的調查和準確的法律適用外,用人單位對職工崗位職責的清晰規定對案件定性也起到了證據支持作用。

    結合本案,用人單位是否具備規范的規章制度,無論對日常用工管理,還是減少爭議糾紛都有助益;對職工來講,注重與同事間的交往和溝通方式,遇事多一份理智,必要時多尋求企業管理部門和工會組織幫助,對自己、對家庭、對他人都是更為有益的選擇。簡單訴諸暴力,不但無助矛盾解決,反而有引發更大不利后果的風險。

    八、這個腰椎間盤突出不是工傷

    案情簡介

    王某系某機械公司職工。2021年1月10日13時許,王某在工作時摔倒,隨后至醫院治療,確認沒有骨折。后經CT檢查,被診斷為:胸腰椎間盤變性、腰椎間盤突出癥。2021年3月16日,王某申請工傷認定。

    爭議焦點

    王某胸腰椎間盤變性、腰椎間盤突出是否因工作時摔倒所致?

    案件結論

    經調查,王某所受傷害不屬于工傷,不予認定工傷。

    評析意見

    《工傷保險條例》 第十四條第(一)項規定:職工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場所內,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傷害的,應當認定為工傷。

    案件調查中,社會保險行政部門委托醫療專家組進行因果關系鑒定。醫療專家組出具的《醫療鑒定書》顯示:王某胸腰椎間盤變性、腰椎間盤突出癥與其2021年1月10日受傷無關。

    本案中,王某確有在工作時摔倒的事實,但其胸腰椎間盤變性、腰椎間盤突出癥與其在工作中摔倒無因果關系,非因工作原因所致,故不應當被認定為工傷。

    啟示與思考

    職工所受傷害是否工作原因導致是評判工傷的重要標準之一,因此在工傷認定過程中就存在區分“因工受傷”與“自身疾病”的問題。在規則范圍內行事,在法律尺度下評判,這既是對包括職工、用人單位和社會保險行政部門在內的共同要求,也是可持續深化工傷保險保障功能的客觀需要。把應當保障的保障好,本身就是對工傷保險制度的尊重與保護。

    九、摔倒后繼續工作會不會影響工傷認定

    案情簡介

    杜某系某機械公司操作工。2021年7月12日22時許,杜某在工作時不慎從操作平臺摔落至地面(高度差約1.12米),一起工作的同事未見到杜某摔落過程,只看到杜某仰面躺在地上。同事詢問杜某是否需要向上級匯報并至醫院檢查,杜某回復無問題后繼續工作。工作休息期間,杜某和同事將摔倒事宜向領班報告,領班和主管向杜某詢問情況,杜某回復感覺無大礙。

    7月13日3時許(未到下班時間),杜某向領班反映腿疼,請假提前下班。7月13日19時30分至7月14日7時30分杜某正常上班。7月14日,杜某至醫院就診,主訴右膝關節外傷后疼痛活動受限2天。7月15日,杜某被診斷為右膝腓骨小頭骨折。2021年8月19日,杜某提出工傷認定申請。

    爭議焦點

    杜某摔倒后未第一時間就醫,傷情是否為工作時間從操作平臺摔落地面所致?

    案件結論

    杜某受傷情形符合《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一)項規定的情形,應當認定為工傷。 

    評析意見

    《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一)項規定: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場所內,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傷害的,應當認定為工傷。

    本案中,杜某因工作原因發生摔傷事故,事實清楚。杜某雖未在受傷后立即就醫治療,但自7月12日22時許摔倒至7月14日到醫院就診,間隔時間并不長。另經向醫療機構詢問,“腓骨小頭骨折”如果不是粉碎移位很嚴重,可以從事一般日;顒,這與杜某當時感覺身體無大礙,未提出立即中斷工作到醫院就診的情形可以相對照。加之,杜某就醫診斷的受傷部位與其所述摔傷事故一致。

    《工傷保險條例》第十九條第二款規定:職工或者其近親屬認為是工傷,用人單位不認為是工傷的,由用人單位承擔舉證責任。在杜某因工作原因發生摔倒事故事實清楚,摔倒與診斷結論之間的聯系邏輯清晰的情形下,公司僅憑同事未目睹杜某摔倒過程、杜某在摔倒當時未確認受傷、未提出就醫需求及摔倒后仍繼續工作、第二天繼續上班等依據否認杜某在工作時間、工作場所、因工作原因導致摔倒受傷,無法得到支持。

    啟示與思考

    因事故傷害情形不同,個體的感受和身體表現存在不同特征。

    結合本案,職工發生摔倒事故,公司在獲曉情況后及時咨詢是否需要就醫,體現了一定的人文關懷。但是,后續在對醫學的認識和法律的理解上未能得到“加分”。如果把這個案例放大,從用人單位角度,更加重視安全生產、持續加強工傷預防無疑是消除事故隱患的重中之重,一旦出現事故,并且與職工的認識出現差異時,還需要有暢通、有效的內部管道進行溝通協商,最大限度和諧勞動關系。這些工作,功夫在平時,做好了,一定會為企業生產經營和發展增添正向助力。

    工作時間、工作崗位突發疾病算工傷嗎?

    案情簡介

    2021年7月28日,某公司為職工張某提出工傷認定申請,稱其于2021年7月1日在工作時突然摔倒在地,出現神志不清、無法言語、失去行動能力等癥狀,醫院診斷為左側基底節出血、左側額葉出血、高血壓3級、2型糖尿病、低鉀血癥、肺炎、高血脂癥、維生素B12缺乏癥、腹瀉、應激性潰瘍伴出血、低鈉血癥。

    爭議焦點

    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突發疾病是否可以認定或視同為工傷?

    案件結論

    2021年9月24日,某市人社局作出不予認定或視同工傷決定。

    評析意見

    經調查核實:張某于2021年7月1日突發疾病,送醫治療。張某在2021年7月1日沒有外傷史,左側基底節出血、左側額葉出血為自身疾病。

    本案中,張某突發疾病時雖然在工作時間、工作崗位,但經過救治,其病情趨于穩定,不符合《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十五條規定的情形,不應認定為工傷或視同工傷。

    啟示與思考

    生活中常有人詢問,“工作時發生XX疾病是不是工傷?”本案的意義就在于幫助我們澄清了工傷保險的保障范圍。

    國家建立工傷保險制度,是為了保障因工作遭受事故傷害或患職業病的職工獲得醫療救治和經濟補償,促進工傷預防和職業康復,分散用人單位的工傷風險。

    其中,工傷的“傷”主要對應的是“事故傷害”!豆kU條例》關于疾病的規定只有兩種,一是“患職業病的”,二是“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突發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時之內經搶救無效死亡的”,前者稱之為工傷,后者為視同工傷。“傷”和“病”,一字之差,但在是否應當認定為工傷或視同工傷上卻有著鮮明區分和嚴格規定。

    來源:江蘇省無錫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  擬稿:朱蘊宇 孔玉華 蔡健 江嫻 丁軍 陳建東 沈赟 何君軍 周輝 譚虎彬

    工傷賠償標準網

    責任編輯:admin

    工傷賠償標準網(gszybw.com)

    工傷就上工傷賠償標準網(www.islabarros.com)你的賠償超乎你想象。            地址:中國-深圳          粵ICP備16027552號

    聯系QQ:604337753                 郵箱:604337753@qq.com
    官方微信公眾號:gszybwcom                 微信:gspc12333

    天天操天天干天天做av黑人,欧美激情乱人伦一区,久99久操免费在线,天堂在线官网亚洲
  • <table id="aymgc"></table>
  • <table id="aymgc"></table>
  • <td id="aymgc"></td>
  • <xmp id="aymgc"><table id="aymgc"></table>
    <li id="aymgc"><button id="aymgc"></button></li>
  • <table id="aymgc"><li id="aymgc"></li></table>
  • <li id="aymgc"><button id="aymgc"></button></li><li id="aymgc"></li>
  • <table id="aymgc"><li id="aymgc"></li></table>
  • <td id="aymgc"></td>
  • <table id="aymgc"></table>